立博-沉迷打赏网络主播 386万公款被挥霍

  沉迷打赏网络主播 386万公款被挥霍

  “都是网瘾害了我!”日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纪委监委组织开展了一次全区财会人员专题警示教育大会。现场播放的专题片中,江苏某国有企业赣榆分公司原会计项某泪流满面,悔恨难当。

  1994年9月出生的项某,从小学习成绩优秀,大学时却迷上了网络游戏。“打网络游戏需要花钱,而父母给的生活费有限。此时校园贷找上了我,第一笔轻松就贷了1800元。”留置期间,项某说。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毕业时欠款达8万元。“我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生气。”直到最后被债主逼得实在瞒不住了,父母不得不帮他还清贷款。

  “我知道打游戏耽误学习、耽误工作,但就是控制不住,很享受游戏里一呼百应的快感。”为了这种虚无的满足感,工作没多久的项某又玩上网游。不仅花光自己的钱,他还盯上公司的资金。

  “第一次动公司的钱,是在2018年1月。当时营业厅收到一笔器材销售款1000元,我开了收据,随手把钱放到抽屉里,也没人过问,我就用来充值网游了。”项某交代。此后他便开始用现金收入不入账的方式,截留公款玩游戏。

  2019年4月,项某又迷恋上一名网络女主播。他虚构“富二代”的身份,几千、几万地给主播“打赏”。为此,他以各种名义套取公款,甚至还偷拿公司财务经理保管的网银盾,通过网银转账侵占公款。就这样,不到两年时间,超过386万元的公款被项某挥霍。

  同时被挥霍的,还有他的青春年华。“我知道公司的钱是不能动的,但我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手。当知道已经拿了公司这么多钱的时候,我便想着该收场了。”2019年4月,他带着最后从公司套取的10万元,潜藏到湖南某处偏僻的山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8月20日,赣榆区监委对项某涉嫌职务违法线索予以初核;8月23日,经赣榆区监委研究,对项某予以立案调查,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2月10日,因犯职务侵占罪,项某被赣榆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年轻干部本应遵纪守法、钻研业务,为以后的人生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而项某却被网瘾所困,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让人痛心、更让人反思。”赣榆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区纪委监委督促案发单位加强警示教育,举一反三,堵塞财务管理制度漏洞。(本报通讯员 李楠 曹广坤)

【编辑:苏亦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owns-art.com

立博-西安市高陵区举行百场活动迎全运宣传启动仪式

12月10日下午,西安市高陵区举行“相约西安·筑梦全运”百场活动迎全运集中宣传启动仪式。

启动仪式上,热情奔放的歌曲,朗朗上口的快板、优美曼妙的舞蹈……赢得了观众喝彩,点燃了大家的热情,让“全民参与,共享全运”的理念深入人心。

据了解,西安高陵区通过多种途径,在西安高陵区宣传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形成强覆盖、多层次的宣传矩阵,营造了“全民全运、同心同行”的舆论氛围,为西安成功举办十四运贡献高陵力量。(薛闫风)

责编:叶壮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owns-art.com

立博亚洲第一电竞平台-广东东莞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在校学生可申领助学补助

  东莞市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在校学生可申领助学补助 登记就在本月

  大学生最高可补7500元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李直建)新学期开始了,对于贫困家庭的学生来说,能领到一份助学补助再好不过了。日前,东莞市教育局、民政局、财政局三部门联合印发了新修订的《东莞市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在校学生助学补助实施方案》,明确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的在校学生在本月内可在户籍所在的村(居)委会进行助学补助登记,根据学段的不同获得不同金额的补助。其中,低保家庭的在校大学生可获补助最多,数额为7500元/年。

  每学年登记一次

  此项补助主要面向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的在校学生。上述方案规定,东莞市受助学生每学年需要助学登记一次,登记受理时间为9月1日~30日,受理登记地点为户籍所在村(居)委会。

  登记时,就读普通中小学和中职学校(含技工学校)的受助学生需携带学生身份证(或户口簿)正本和复印件、低保证(或低收入证)正本、用于领取补助的银行卡(或存折)复印件等资料。学生(监护人)无需提供就读证明材料。

  在东莞本市就读普通中小学和中职学校(不含技工学校)的学生由市镇两级教育行政部门通过学籍系统或统一派发给相关学校查证学生就读和住宿情况;就读技工学校、在市外就读普通中小学和中职学校的学生由镇街教育行政部门通过发放《关于核实在校学生身份的公函》查证学生就读和住宿情况。

  就读大学的受助学生需携带学生身份证(或户口簿)正本和复印件、低保证(或低收入证)正本、用于领取补助的银行卡(或存折)复印件、学生证(大一新生可提供录取通知书)复印件和学费缴交单据复印件等资料。

  据悉,已享受其他家庭经济困难助学政策的学生按“就高不就低”的原则,不重复享受助学政策(不包括国家助学金)。登记时间结束后,将不再受理补助登记,如确实存在经济困难的家庭可向民政部门申请临时救助。

  补助对象

  补助主要面向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的在校学生。

  具体分为两类。

  一类是东莞市户籍并取得东莞市民政部门审批通过的低保家庭在校小学生、初中生、普通高中生、中职生、技工生,以及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大学生(大专或以上学历)。

  另一类是东莞市户籍并取得东莞市民政部门审批通过的低收入家庭在校普通高中生、中职生、技工生,以及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大学生(大专或以上学历)。受助学生助学补助资金按东莞市最低生活保障金的分担比例,由市、镇(街)财政分担,分别列入市、镇(街)财政年度预算安排。

  补助标准

  低保家庭在校学生与低收入家庭在校学生的补助标准有一定的差别。

  低收入家庭高中生(含中职生、技工生)每人每年补助1500元,大学生(大专或以上学历)每人每年补助3500元。

  而低保家庭在校学生的助学补助包含了生活费、住宿费和学杂费三项。低保家庭小学生只有生活费补助,没有另外两项补助,合计1000元;初中生生活费补助1800元,住宿费补助600元,合计2400元;高中生生活费补助1800元,住宿费补助600元,学杂费补助2500元,合计4900元;中职生(含技工生)生活费补助1800元,住宿费补助600元,合计2400元;大学生(大专或以上学历)没有生活费补助,住宿费补助1500元,学杂费补助6000元,合计7500元。

【编辑:梁静】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owns-art.com

电竞电子竞技赛事平台-没喝茶为何收茶位费?专家:不宜硬性一刀切,应建立行业标准

微信公众号“半月谈”9月7日消息,如今,在一些餐厅消费,即便是不喝茶,也可能会被收取几元一位的“茶位费”。这一最早从广东早茶店走出的区域习俗,大有席卷全国之势,让消费者大呼看不懂。

在广东等地,喝早茶是一种餐饮文化。一家老少或约三五好友,在餐厅泡上一壶茶、点一些可口的茶点,聊聊家常、谈谈生意,一坐就是大半天。

一些传统的茶楼、粤式早茶店还特意为前来饮茶者配备了专门的茶具,例如,每个餐桌上都配备了烧水壶、茶盘、茶漏、茶杯等。在广东民间还有一些饮茶礼节,例如茶壶里没有水了,顾客只需将壶盖打开,便会有服务员前来续水。久而久之,粤式早茶店也形成了默认收取茶位费的普遍做法。

今年6月,一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吐槽深圳一家连锁餐厅西贝莜面村,向顾客强制收取5元一位的茶位费,“喝不喝都收费”。随后,深圳市市场监管局通报称,西贝莜面村对投诉已在退款处理中,并要求公司做好商品与服务的明码标价等工作。

记者采访发现,茶位费已不局限于早茶店,如今包括西贝莜面村、山东老家、南京大牌档等在内,不少主营其他地域菜系的餐厅也开始“广而收之”。“我是来吃西北菜,不是来喝早茶的,但茶位费一桌6人就收了30块钱。”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这让他觉得很不值。

同时,茶位费已有“走出广东,席卷全国”之势。记者从利苑、陶陶居等餐厅了解到,这些企业在北京、上海等地的部分门店,也收取茶位费。一家主营西北菜系的餐厅负责人表示,该店的茶位费是6元一位,在大多数城市的店面都形成了收茶位费的“习惯”,比如北京、上海、重庆、深圳、厦门等。

对于收取茶位费,消费者的反应并不统一。家住广东佛山的谢女士认为,顾客在早茶店一坐就是一上午,餐厅确实要不断提供茶水,而这几块钱的茶位费也算是对成本的补贴。广州市白云区一家粤式餐厅负责人说,经营早茶店的一部分开支就是在茶水供应、茶具清洁、加热耗能以及茶具成本等上面。

但也有年轻人觉得一刀切收取茶位费存在“强买强卖”,甚至将“茶位费”视作“餐具费”。“明明是湘菜馆,还是默认向每位顾客收取茶位费,也不见提供了什么特别的茶水。”在广州工作的白领小王说。

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认为,茶餐厅、粤菜馆收取茶位费,或许从历史渊源看带有“早茶文化”意味,但也是一种商家事先并未征得消费者同意的强制性收费,属于格式条款,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理当予以规制。

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茶位费不属于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而是属于市场调节价,由餐饮业经营者根据市场情况自行确定,餐饮业经营者须尽到明码标价和提前告知两大义务,尊重消费者的自主选择,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一位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与茶位费相似,餐厅“最低消费”“开瓶费”“包间费”“服务费”等形形色色的附加费用,也曾因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有明显强迫性而引起公众热议。那么这些费用有什么区别?目前法律又是怎么规定的?

记者了解到,从全国性法律规章来说,“最低消费”目前被明令禁止,部分地区对“开瓶费”等附加服务费也作出了具体规定。然而,目前尚未有法律法规明令禁止餐饮企业收取茶位费。

一些法律工作者认为,对于“茶位费”来说,考虑一些区域的饮食消费习惯等因素,进行硬性约束要谨慎考虑,可以通过软性行业自律等方式,建立指导性标准,提升、规范餐饮企业服务质量,促进保障消费者权益。

深圳市消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深圳消委会将推进制定餐饮行业团体标准,借助行业协会、优质企业等社会力量,推动餐饮行业在“茶位费”等方面的自我承诺,提升服务质量,减少消费成本。

(原题为《没喝茶,凭啥收我茶位费?》)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owns-art.com

立博亚洲第一电竞平台-26位讲述人“现场”揭秘服贸行业故事 包括马布里、洛天依等

  26位讲述人“现场”揭秘服贸行业故事

  包括CBA球队主教练马布里、虚拟歌手洛天依等;涉及信息、金融、文化等服务贸易领域

  自动驾驶测试安全员、电子竞技俱乐部主教练、快递员、云南种植咖啡的农民……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服贸行业故事“讲述人”首次亮相,26位讲述人在序厅的24块屏幕上轮播展示。

  记者了解到,这是服贸会首次设立“讲述人”单元,为的是让服务贸易更“接地气”。

  关注1 26位“讲述人”都有谁?

  CBA球队主教练、自动驾驶测试安全员、电竞俱乐部主教练、快递员、云南种咖啡农民等

  国家会议中心一层的综合展厅序厅,一共有三个篇章。服贸行业故事“讲述人”出现在第二篇章“人民心曲:开启美好新生活”。针对服务贸易十二大领域,组委会遴选了26位“行业故事讲述人”,通过其亲身经历,展现服务贸易为人类创造美好生活的积极作用,呈现各行业的发展情况。

  26位讲述人来自中国、美国、韩国、英国、德国、非洲等国家和地区,既有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也有去国外开展项目的中国人。

  其中,信息服务选择了4位讲述人,计算机服务是云会议产品经理王剑,5G通讯服务是自动驾驶测试安全员张鹏,工业互联网是来自于领先企业的首席运营官严鹏飞(海尔卡奥斯),人工智能是一款智能教育机器人“悟空”。

  金融服务选取了支付结算行业,讲述人是来自非洲的电视编导、主持人Brice Icigumije。文化服务领域,冬季运动讲述人是北京冬奥组委工作人员王钊,体育服务讲述人是CBA球队主教练斯蒂芬·马布里,广播影视讲述人是虚拟歌手洛天依,动漫游戏是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主教练尹成荣。

  旅游服务共两位讲述人,酒店服务是阳朔旧县村酒店老板疯子鹰(Ian Hamlinton),沉浸式旅游是国际主题公园和度假区总裁苗乐文。

  医疗健康服务讲述人,是来自于哥伦比亚的中医博士在读生郎英俊(Henry Tarazona)。分销服务讲述人是云南咖啡豆种植农户润荣。运输服务中,海运服务是超大型油轮船长钟文新,快递服务是快递员李风光,空运服务则是航空公司外籍责任机长,来自墨西哥的李奥纳多( Leonardo Duran Hernandez)。建筑服务讲述人,是中铁十六局莫斯科地铁项目常务副经理刘堂。

  关注2 他们讲了哪些故事?

  疫情让“云会议”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哥伦比亚“老外”攻读针灸推拿博士学位

  每个讲述人,都有提前录制的一分钟的人物视频,同时会通过数字、图表的形式,体现讲述人所代表的行业发展数据、情况、政策等信息,让参观者对服务贸易各行业发展有一个相对丰富、全面的了解和把握。

  比如,云会议产品经理王剑提到,因为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云会议”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今年春节期间,向用户免费开放的云会议帮助各行各业在节后顺利地复工复产。现今,全球超过140个国家和地区都在使用云会议服务,例如,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球教育联盟,云会议支持了超过12亿学生的远程课堂。

  郎英俊(Henry Tarazona)来自哥伦比亚,是一名中医大夫,他在中国学习中医已有10年,目前正在中医药大学攻读针灸推拿方向的博士学位。“许多人认为,国外的中医药不怎么发达,很难找到专业的医生。但事实上,中医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在欧洲国家,中医专家辨证施治,利用头针、火针、热敏灸、推拿等疗法,以中草药为补充,治愈了一大批疑难杂症患者,获得了当地民众的认可和好评。”

  关注3 为何要设置“讲述人”?

  让服务贸易更“接地气”,让参观者体会到“原来服务贸易就在我们身边”

  据了解,服贸行业故事“讲述人”,是首次出现在服贸会上。为何设计这一环节?

  2020年服贸会北京市筹办与服务保障领导小组会展活动相关负责人、北京市商务局二级巡视员梁惊原表示,对普通公众来说,服务贸易有点抽象,不太容易理解,感觉“高大上”。实际上,服务贸易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在本届服贸会上考虑设置“讲述人”,选择的讲述人也以普通人为主,目的是为了让服务贸易更“接地气”,通过普通从业者、消费者的角度,来体现服务贸易和大众的关系,让大家更容易理解什么是服务贸易,让更多的参观者体会到,“原来服务贸易就在我们身边”。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梁静】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owns-art.com